煮酒贮书

海客乘天风,将船远行役。

“在这令人窒息的背反性当中,我重复着这种永不休止的圆周式思考。如今想来,那真是奇特的日日夜夜,在活得好端端的青春时代,居然凡事都以死为轴心旋转不休。”(村上春树《挪威的森林》)

评论(6)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