煮酒贮书

海客乘天风,将船远行役。

【混沌个人向】祭天化颜歌

楔子
        又西三百五十里曰天山,多金玉,有青雄黄,英水出焉,而西南流注于汤谷。有神鸟,奇状如黄囊,赤如丹火,六足四翼,混敦无面目,是识歌舞,实惟帝江也。——出自《山海经.西山经》

        桃花春水杳然去。他将发挽成端端正正的髻,黑袍下臂膀枯槁,上挑的一双眼里青青白白。他名混沌,本是一只生得糊涂的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虽然丑陋,却生来通音律。山野是大音声希的地方,蛩鸣莺啼之中,微妙的寓意十分深远。混沌神原未开,却有天赋,上万年之间把这其中的奥妙捉摸得通透,他嗓子无瑕,一开口就是潺潺的溪水。

        五行山有寺宇,飞檐走脊,摆出可以入天的姿态。古寺荒败已久,然日暮时,磬声仍轰隆直上,经久不绝,想它之前的主人,也应当是佛法精深之人。寺无主,混沌便将它作为自己栖身的洞穴,每到夜半时分,接天的屋脊挂着月亮,站在它的上面,能看到方圆百里的土地。平原上拱起褶皱,大气凝成液体,混沌知道,这是山和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由天地日月的精华锻造,对生死之事欣喜又糊涂。他吃,却不知道为何吃;他唱,却不知道为何唱;他名混沌,却不知道为何名混沌。他的时间太古久,朝暮之间便随石崖泉眼渗透进大地的心脏。

        云游的书生曾与他讲过道。讲到世间大义,讲到学问的艰深晦涩。书生的面庞沉静内敛,是经历过大热闹的人。他谈起隐遁,最后又不无惋惜地提起入世时欲平天下的抱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抱负是什么?”混沌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抱负……就是一种对某件事强烈的愿望,你心甘情愿,矢志不渝,为这个愿望付出生命都不惜。”书生回答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原来是这样。”倏忽如落花东流去,云气汹涌的九重天上,他快意放歌,像是天地悠悠中最快活的神仙。那时没有城池与废墟,富贵与贫贱,空山和大江,万物与宇宙,只有音律。悲愁泯灭,丑陋消失,众生于一刻平等。是了,这就是他的抱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,你为什么还要隐遁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书生叹了口气,把寂寞的表情掩藏进山林里:“因为世恶道险,人心不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庸人交友处世,多看一张面皮。”

-----TBC-----未完待续

评论(2)

热度(24)